新闻是有分量的

你知道“面朝大海春暖花开”,可你是否知道诗人海子逝世30周年:一个隐秘而孤独的背影

2019-03-26 14:21栏目:锐观点  来源:文汇APP   作者:admin
TAG:

你也许没听过“海子”,但你一定听过那句“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海子,原名查海生,1964年3月24日出生于安徽省怀宁县高河镇查湾村,当代青年诗人。他在农村长大,15岁时考入北京大学法律系,大学期间开始诗歌创作,1983年自北大毕业后分配至北京中国政法大学哲学教研室工作。

1989年3月26日自杀,年仅25岁。

第一次知道海子,是因为他那首红极一时的《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从明天起做个幸福的人

喂马劈柴周游世界”

几乎每一个诵读过他的诗篇的人,都能从他身上嗅到四季的气息、光阴的流转、风吹麦浪的声音。

据不完全统计,海子创造了近200万字的诗歌、诗剧、小说、论文和札记。海子去世以后,挚友西川写过一篇名为《怀念》的文章,那篇文章是这样开头的:“诗人海子的死将成为我们这个时代的神话之一。”

为纪念海子逝世30周年,《我的孤独如天堂的马匹:海子情诗》特意从麦绥莱勒的几百幅版画中,挑选出符合海子诗歌气质的部分画作,进行了再创作,作为这本书的插画。著名版画家法朗士·麦绥莱勒,1889年诞生于比利时勃兰根堡。他从二十世纪初开始创作,直到一九七一年病故,他一生留下近万幅作品, 连续性木刻组画是其一生最为辉煌的成就。他一生经历了两次世界大战,在二战这样的历史背景下,麦绥莱勒的作品深刻的烙上了反战的情绪。他用锋利的木刻刀刻划出来的资本主义世界,刀刀见血。在这些作品中充满了生的挣扎、哭诉、呐喊和战斗,它把我们带入到一个黑暗的充满了血污和泪痕的世界里麦绥莱勒版画。

“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的背后,也有一个隐秘而孤独的海子。诗里的怅惘、悲伤、迷茫、甜蜜,依然能带给我们感动和希望,关于爱情,关于理想。都说怀念一个诗人最好的方式就是读他的诗,又是一年三月时,我们一起重读海子。

从明天起,做一个幸福的人

喂马、劈柴,周游世界

从明天起,关心粮食和蔬菜

我有一所房子,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从明天起,和每一个亲人通信

告诉他们我的幸福

那幸福的闪电告诉我的

我将告诉每一个人

给每一条河每一座山取一个温暖的名字

陌生人,我也为你祝福

愿你有一个灿烂的前程

愿你有情人终成眷属

愿你在尘世获得幸福

我只愿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海子《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活在这珍贵的人间

太阳强烈

水波温柔

一层层白云覆盖着

我踩在青草上

感到自己是彻底干净的黑土块

活在这珍贵的人间

泥土高溅

扑打面颊

活在这珍贵的人间

人类和植物一样幸福

爱情和雨水一样幸福

——海子《活在这珍贵的人间》

七月不远

性别的诞生不远

爱情不远——马鼻子下

湖泊含盐

因此青海湖不远

湖畔一捆捆蜂箱

使我显得凄凄迷人

青草开满鲜花。

青海湖上

我的孤独如天堂的马匹

(因此 天堂的马匹不远)

我就是那个情种: 诗中吟唱的野花

天堂的马肚子里唯一含毒的野花

(青海湖 请熄灭我的爱情!)

野花青梗不远 医箱内古老姓氏不远

(其他的浪子 治好了疾病

已回原籍 我这就想去见你们)

因此爬山涉水死亡不远

骨骼挂遍我身体

如同蓝色水上的树枝

啊! 青海湖 暮色苍茫的水面

一切如在眼前!

只有五月生命的鸟群早已飞去

只有饮我宝石的头一只鸟早已飞去

只剩下青海湖 这宝石的尸体

暮色苍茫的水面

——海子《七月不—给青海湖请熄灭我的爱情》

编辑:卫中


欢迎关注活力黔南微信公众平台